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尹琳娜

閱讀:329 次 作者:曉愚19541014 來源:一起問道 發布日期:2021-12-16 19:23:42
基本介紹:故事簡介:是寫一個過早享受生活,做過三陪,搞過傳銷、直銷,有蝕骨的婚外戀,最后香消玉殞,任性女孩的故事。

一、

衛中生頭一次遇到這樣不講理的女人。

而且是個年輕漂亮時髦,但刁蠻無比的女人。

那是去年夏末的一個傍晚,衛中生在市場買了點小菜,很愜意的騎著電動自行車,在習習的涼風中享受著退休后的自在。

電動車駛進小區后,他放慢了速度,漫步似的行進著。小區坐落在徐州市有名的風景區,雖不是貴族豪宅,假山亭廊、綠植花圃還是很上檔次的,很適宜中偏下人群的居住生活。

衛中生是用了一生的積蓄加上住房公積金和企業基金才購得這里的二手房。衛中生很滿足,人家騎馬咱騎驢,后邊還跟著步攆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搬這里近兩年來,他一直都活的很滋潤。小區坐落在山坡上,占地有十幾公頃,角角落落幾乎都讓他走遍了。

就在他順著南北路,走近自己家的樓棟,在路的右側擬向左拐時,一輛電摩扎扎尖嘯著驟然停在他的電動車自行車左把前。

衛中生嚇了一跳,急忙剎住車,勉強用右腳支住地面才沒有摔倒。還沒等到他返過神來,一聲厲喝甩了過來。

你是怎么騎的車,拐彎也不往后看!

衛中生愕然看去,緊貼自己的電摩上,一個摩登女郎,穿著白色高跟鞋的左腳支地,一只手扶著車把,一只手幾乎戳到自己的鼻子,雙目圓睜的怒喝著。

奇怪了,我騎車走右側。你在我后邊,為什么不注意我拐彎,你為啥在路口從左側超車。

我想超,你問得了嘛?

是你幾乎撞了我,不是我撞你,小區路又不是你家的,騎那么快,要遵守公德吧。

老不死的!我想!

她乜斜著衛中生,眼睛中都是白色,幾乎不見了瞳仁。罵完,不等對方反映過來,話沒落音,電摩唰的竄了出去,遠遠的甩下一句:老棺材瓤子,早死早安生!

衛中生氣的幾乎發昏,調了車把想追,可那還有她的影子。有心去尋找,反正出不了小區??赊D念自己一大把年紀,跟個小婦人慪氣不值得。

缺爹少娘沒教養的東西,人在作天在看,老天自會懲罰你!

衛中生一晚上都在郁悶,白白被人罵了一通,讓誰心里都不會愉快。

睡夢里那雙乜斜人的圓眼,法國洋娃娃那樣茂密翻卷的睫毛,爆豆子般的嬌嗔語調反復出現。醒來后,琢磨一下,這個女人以前好像見過。

因為,無論在什么地方,這個女人太另類。

本以為萍水相遇過眼煙云,這樣嬌生慣養出來的刁蠻公主,不過是人世間的一股濁風。誰知道后來偏偏沒躲開她,人生旅途竟有了許多交集。

 

尹琳娜電摩尚沒停穩,高跟鞋馬蹄般敲打著樓梯,風一樣,卷到五樓,帶著喘息,咚咚急促的敲起家門。

丈夫此時應該在家!

屋里隱隱有電視聲,卻無人來開門。她嘩啦啦掏出鑰匙,嘭的打開門??蛷d里,丈夫仰巴拉擦的橫躺在沙發上,手指夾著煙,瞇縫著眼對著電視傻笑。

你聾了,不知開門?

丈夫緩緩轉過臉:你沒帶鑰匙?沒長手?野貓還知道回家?

尹琳娜頓時煞了氣,面對眼前這個車軸漢子,她就是有一萬個橫也得收起來。

拳頭是硬道理。她沒少領教過。

孩子回來嗎?她低聲問道。孩子上寄宿學校,周六還是要接回來的。

你還知道有孩子?靠你黃瓜菜都得涼,老子早把他接來了。你天天在外邋野馬,幾天幾天的不歸家?成天電話里上線下線的,這高端產品那高端產品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個多成功的女企。

掙得錢哪?要不是靠老子賣豬肉,你喝西北風去!你還不就是個,騙人搞傳銷的?現在穿件馬甲,搞個金融平臺,還能變了騙人的種啦?

男人說著站了起來,油汪汪的一腚派出的臉上,成片的騷疙瘩眼見得漲紅,一對圓溜溜的小眼射出王八特有的駭人的光。

尹琳娜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打伏的媳婦揉倒的面,在張一飛跟前她可不敢乍翅。輕輕的放下坤包,低眉順眼的溜進廚房。再多說話,別說今天晚上還想出去,就怕真要成蒜臼里的蒜瓣了。

嫁給他,真他娘的倒了八輩子霉。

世界上沒有賣后悔藥的,人生如果可以重新開始,嫁給豬嫁給狗也不會嫁給他。

 

王達文趕到小區門口已經是七點多了,按每次的約會時間規律,他總是提前十分鐘到。今天的生意做了個大單,到現在心情都很愉悅,想到馬上見到情人,渾身都是甜蜜蜜的。

他在離大門不太遠的地方,路燈的陰影里站立著。在這,他可以看清任何一個進出小區的人,而別人是看不到他的。

打了兩個電話尹琳娜都沒接,這并沒損壞他的好心情。她一定是不方便,那只王八肯定在家。既然知道他去電話,小機靈知道他按約定到了,會想法早出來的。

想起尹琳娜,王達文心里總是泛著蜜意樣的感覺。這漂亮的女人野性、開朗,體態勻稱優美,各部分的比例如同計算機精心計算出來的,天生的尤物。

她不出聲的靜坐在那里時,猶如攝伏在灌木叢的野貓,幽深的眸子里泛著綠油油的光,過濾著出現的影像。一旦爆發,除了矯捷的身手,激情血腥的抓撓、亢奮的撕咬,就是憋在胸腔嗚碌碌悶沉沉的低號。

偎在膝蓋或抱在懷里時,她又出奇的溫順柔軟。輕捋背上的毛,會幸福的瞇眼沉醉,甚至刮小鼻子也只撒嬌的搖搖頭??蓯鄣男∝堖?,我的小野貓!尹琳娜恬靜的在王達文身邊時,他常常會有充滿愛意的喟嘆。

王達文和她相識很是偶然,那是六年前去棗莊的一次活動。

去之前,他猶猶豫豫,因為傳銷的名聲并不好聽。牽線人雖然說是直銷產品發布會,心底他還是感到可能是傳銷。上家發展下家,新入門的還要購買一定的指定的商品,作為入門費。然后既可以提成,還可以升級成不同等級的主管。在國家有關部門的打擊下,表面形式不斷千變萬化,圍繞錢的主線不變,金字塔的結構沒有變,寅吃卯糧更是經營的核心訣竅。

王達文自己開了家私人金融公司,大搖大擺的集資,冠冕堂皇的掙錢。近來大環境雖然不太好,長江后浪推前浪,資金還沒到斷鏈的時候。

天知道,他后來怎么動了心??赡苁窍雽ふ绎L險轉移吧,那天他抱著看西洋景,借鑒借鑒騙人的手法。他跟隨一行做著發財賺錢清秋大夢的人,第一次沒招搖撞騙的開著大奔,而是低調的坐舉辦方提供的大巴車。

和尹琳娜好上以后,他回想起來總是飄飄渺渺的,是老天的安排吧。老天看我太可憐,派個天使來陪伴我。他不止一次這樣對尹琳娜說,而每次尹琳娜貓眼都泛出亮亮的光,看樣她很感動?;貓蟮牟皇抢氖志褪呛π鳖┧谎?,兩人獨處時則是熱吻。

會議是在棗莊一個高級賓館的會議室舉行的。來至徐州的有八十多個男女老少,分乘兩輛大巴浩浩蕩蕩的趕到會場,嘁嘁喳喳分外熱鬧。

待坐定以后,那個剛才讓他多看了幾眼的女人,恰好坐在他的挨邊,此時正用眼角的余光斜乜著自己??吹阶约撼蛩?,她一笑,大大方方的沖他一點頭。王達文瞬時趕到自己融化了。

后來,兩人約會時,王達文不止一次說,那一剎我的魂沒有了,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在徐州上車前無意的一撇,這女人的明艷就把他驚到了。她瀑布式的長發披撒在后背,幾可蓋住屁股,每根頭發都如拉直的垂絲;一襲黑色圓領衫耷拉到臀部以下,內褲幾可露出黑色的幾乎沒有腿的短褲。腳著一雙黑色的特種兵戰斗靴,不知穿沒穿襪子。

打扮映襯的皮膚更顯雪白,白的有些晶瑩刺目。

接下來的會議直接成了他們的媒人。當會議進行到總裁講話時,會場鴉雀無聲,就聽一個風度雍容、儀表非凡的中年女人,韻味十足的京片子在會場回蕩:

我們是香港著名企業的下屬公司,注冊資金八億多元,和香港多家銀行有良好的合作關系。目前已開發出煤礦、鉬礦,油井多處,大部已投產,效益漸現。正爭取在海外資本市場上市,為您的成功提供了華麗的平臺。蘋果熟了,只等您伸手來摘!

緊接著幾個風度可人,衣著名牌的老師開始加催化劑。

一個自稱是名演員的中年女麗人發言:公司??!你像一只巨輪揚帆遠航,帶領我們在遼闊的海洋乗風破浪;你像一只雄鷹展翅飛翔,帶領我們實現心中的夢想。我們感謝你,我們追隨你,我們祝福你,我們為您歌唱!為振興中華,為經濟騰飛,為民族興旺,跟著你像巨輪揚帆遠航在遼闊的海洋。

另一個自稱是曾任大公司負責人的禿頂男人發言:不要讓笑話你的人笑話的時間太長,也不要讓期待你的人期待的太久。你不理財,財不理你,人人都需要有理財的意識。一定要成功!讓期待你的朋友和親人早日分享你的成功和喜悅。憑我多年的實戰經驗和我敏銳的洞察力,我堅信和公司合作是我正確的選擇。眼界決定境界,思路決定出路,定位決定地位,理念決定道路,腦袋決定口袋,,就是丹鳳眼,哪有形容女人長雙貓眼的?

這個頗為自己長相自負的女人很有點不高興。

王達文:那是以前形容舊女性的?,F在的女性不就是要有魅力,性感活力四射嗎?說你貓眼,是想對你說,你的眼睛里充滿魔幻之光,既讓人一見著迷,想入非非,更叫膽大妄為的老鼠們,筋酥骨軟。

她聽到這里嘴一咧笑了:你眼神不好?告訴你吧,我的眼睫毛是不短,但今天是涂刷了。話沒落音,看到王達文發愣,搔著頭噗呲一笑;你今天是老鼠,還是……

王達文馬上油嘴滑舌的:一切聽從女王陛下安排!

說完,倆人一起大笑起來,心里的距離迅速拉近公司決定成功。

接下來,是學員們一個比一個的瘋狂發言。

王達文是要上臺發言的,沒料到身邊的倩影一閃:身材高挑,比例勻稱的她疾步跳上了講臺:我要發言。我要傾述。自從我將要成人,就開始蒙受人間的蔑視。錢就是人的價值,是自由生活的資本。我深知無錢的痛苦。我要證明不比任何人差。我要用成功,用金錢,讓那些壓迫、嘲笑我的人跪倒在我的面前。

她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最后一句,然后是傾盆的淚水和昏闕。

她的發言把會議推向了高潮,會場響起成功!成功!有節奏的吶喊。

王達文上臺的發言也是掀起了高潮。他還沒從她的發言的激動中恢復過來,沙啞著嗓子、噙著淚水:我慶幸今天找到適合自己的平臺。我將全身心投入,學習,奮斗,用鍥而不舍、百折不撓的精神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人因夢想而偉大。我有過挫折和坎坷,但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在逆境中展示自己的風采。我要讓那些笑話和欺負我的人,在我的財富面前跪倒。金錢萬能,資本偉大,我將在資本中獲得人生的榮光。

他的發言同樣獲得共鳴。

我是不是在演戲?王達文跳下講臺后自問,他現在的問題已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馬行在夾道內難以回首。

回徐的路上,王達文和尹琳娜坐在了大巴同一排座位。路上,瘋狂過得人大多打起了盹。而眼睛紅腫嗓子嘶啞的兩人,卻交頸談了一路。

你的眼睛真漂亮,一雙大而溫柔的貓眼,眼里養象蘊含著無窮的魔力,扎撒開的睫毛撲打的人心里打戰。王達文有些挑逗的說。

她身子子一扭,斜眼橫瞅:有你這樣夸人的嗎?形容眼睛漂亮不是杏核眼

那天直到徐州,兩人互相留下手機號碼后,才一步三回頭的分了手。

那天夜里,王達文輾轉難眠,寫下了給她的第一首詩:

你從夢中走來嗎/穿一襲無暇的素衣/你從天際走來嗎/氣質出凡,魔鬼的身姿……

   

在王達文翹盼的目光中,尹琳娜騎著電動車風一樣的從小區門口卷出。她在已有幾輛電動車的路邊,嘎的停住車,噼里啪啦的鎖好。四處一霎,腳尖點地,一溜風的向王達文所在的陰影處躍來。

   可想死我了!

話沒落音,她就撲到了王達文的懷里。王達文就勢攬住她的纖腰,輕輕的在她額上、眼睛、唇上各吻一下。

尹琳娜淡淡的體香霎時點爆了他心底壓抑的火焰??衫碇遣辉试S。

他近乎喘息的喃喃著:別,離你家太近,萬一那個人……

尹琳娜冷水潑樣的一個激靈,迅速后退一步,夢囈著:我不拍,能和你在一起,死了又怎么樣?

 

二、

王達文還是推開了她,盡快的發動車輛。800CC電引擎,進口的高檔摩托車箭一樣的載著兩個人,向無邊無際的黑夜馳去。

 

摩托車歡叫著在夏夜的三環路上撒著歡。

這里是徐州市著名的景區所在。路南邊是黑黝黝綿延起伏的泉山森林公園,路北是燈火輝煌的云龍湖景區。

夜景美極了,星月點綴的天空澄澈神秘,云在天上走,人在星空游,夏日夜的風涼爽輕柔的可人。

尹琳娜左臉頰貼在王達文寬寬的背上,雙手攬著他的腰,喃喃著:真舒服!

王達文哈哈笑了,舒服!我一會叫你更舒服……

話沒落音,尹琳娜嚶嚀一聲在他腰上掐了一下:要死啊,你……

此時,尹琳娜像個乖乖的小貓。

 

這天他們度過了終生難忘的一個夜晚。

素來穩重的王達文不知怎么心血來潮,騎著摩托繞著云龍湖轉了一圈后,并沒像以往那樣去賓館開房間,而是從一個外人很難發現的小路駛進了泉山森林公園。

森林公園數百年,乃至千年的古樹遮天蔽日。偶爾林間稀疏處,月光下的灌木叢、草地則像大大的銀盤。森林里靜極了,除了摩托車發動機沙沙的輕響,和遠處野猴的長長的鳴叫,寂靜的嚇人。

王達文在一個隱僻處停好車,攬著尹琳娜的細腰,邊走邊吻著:你害怕嗎?

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她仰起臉,嬌嗔的瞟著他大而有神的眼:死都不怕。

 

夜真靜啊,偶爾的宿鳥撲索,貓頭鷹的嚎叫,野猴的嘶鳴都會在山澗回蕩,在林間縈繞。

 

尹琳娜一攤軟泥樣,是被王達文喘息著抱下峰頂來的。兩人癱坐在摩托車前的地下好久,尹琳娜半枕著王達文的大腿,滿天亮晶晶的星星還是在她眼前閃爍。像個貪吃得到滿足的孩子,平時的潑辣、嬌嗔都不見了影,失去了魂似的,只會傻傻的憨憨的靜靜的笑。

回家的路上,王達文跩文: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對嗎?

尹琳娜輕輕的捏了他一把:我從來沒有過今晚的感覺,那會我感到自己融化了,變成了一縷水汽飄上星空。嗐,今生還會有嗎?罷,有了今晚今生沒白活!

你這個野貓!不抓撓、撕咬啦。王達文嘿嘿笑著。

尹琳娜沒回話,只是用臉頰在他后背上摩挲。這背好寬呀,前邊的胸好厚呀,厚的像座山。每當她倚在王達文的胸前,總是浮起這樣的感覺,此刻她的心理特別安生,稱得上波瀾不驚。

 

衛中生應一個多年好友數次盛情邀約,不得已跟他去了趟萬聲金融貿易發展公司。

這家公司處于徐州市最繁華地段的一座摩天大樓內。剛進門廳,衛中生就被公司豪華宏達的氣魄所震懾。大廈的入口處鑲嵌著萬聲貿易幾個比成人還要大的金色大字,大字邊圍著霓虹燈架,可以想象在夜晚這里是多么吸睛。

大廳里左邊站著數十位制服美女,右邊佇立著一排制服靚男,見到衛中生兩人踩著紅地毯進來,一齊鞠躬:歡迎光臨!弄得衛中生頭發暈腦發脹,走路都踉踉蹌蹌,仿佛踩在棉花堆上。

昏昏沉沉的被引進會客大廳后,場面的莊嚴、肅穆更讓人攝心動魄。這時一位盛裝美女欠身伸手將他兩人曲曲折折引進一間小會客室。說是小會客室,也有二十多平方,沖門放著五六平方的大板桌,桌后老板椅的后邊掛著書法條幅,右邊是古董柜,左邊是山石盆景。

進門后,大板桌后站起位麗人。按她的手勢,衛中生兩人坐在門左邊的沙發上。麗人很快香氣飄飄的走了過來,一邊說著失敬!失敬!一邊不慌不忙的坐下,嫻熟的在功夫茶桌斟起茶。

這人看起來甚是精明,嘴里寒暄,手上忙活,眼睛斜瞟的余光已將衛中生倆掃描個遍。

話入正題,衛中生才靜心看清,眼前這位麗人膚若凝脂,睫毛森茂,雙目生光,鼻秀唇紅,一襲藏藍色高檔布料的職業裝。一說話眉眼一動,明明她看著其他的人說話,卻時時感覺她在偷瞅著自己。

衛中生心里一動,這人怎么像見過似的。

麗人的話,他沒聽清,可那爆豆子似的吐字,不是感嘆號就是問號的語調,讓他一激靈:是她,是那個險些撞過他并罵過他的女人。多么神奇,當時是個大號的潑婦,眼下卻是個高貴的職業女性!

她坐在茶幾對面的搖椅上,大腿壓著二腿,肉色的長筒襪,粽子樣米色皮鞋時快時慢的在抖啊抖。抖得讓人心亂。

這是個用名牌,時裝,化妝品包裝起來的暴富之人,恨不能讓人一見面,就匍匐在她的財富面前。肢體動作,毫無教養可言。也許就是個冒牌的地攤貨。衛中生心底思襯。

看到來客目光朦朧,她涂抹艷紅的嘴唇一咧,仿佛看著貓爪下戰戰兢兢的耗子。她欜鼻吃吃一笑,開始舌綻蓮花:我公司實力強大,代表未來科技發展的方向,公司除以前上市的項目外,目前正在尋求在納斯達克上市。把故事引向海外,爭取在海外資本市場上市。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

說到得意處,看對方猶如耗子俘虜樣的惶恐,她雙手抱胸,放下翹起的腿,兩只腳尖點地,鞋的高跟愉悅的敲打著地面:新時代的成功者與時俱進,是情商、智商、膽商的最佳組合之結晶。我是一個責任心很強的人,我絕不同意為了成功不擇手段,這樣即使僥幸略有所得,也必不能長久。成功來源于選擇,選擇來源于機遇與智慧的眼光。

她斜睨著,繼續對兩位目瞪口呆的來客進行說教:誰都知道金錢是好的,資本是撬動地球旋轉的上帝之手,在中國也不例外。我曾經有過不堪回首的過去,血淚斑斑呀,為什么?因為沒錢!你看我現在怎么樣?錢是硬道理!有錢就有一切!一個人要想活的滋潤,活的自由,活的隨心所欲,就得想方設法掙錢,不論采用什么方法。

聽她說的越來越投入,兩眼放光,神采飛揚,金句妙句爆豆子樣蹦出。

衛中生心中一動:怎么像以前在哪見過似的,當然不是吵架那一次。

這時,一個西裝革履,身材高大,滿身名牌的英俊男子溜達進來。進門,他先威嚴的低嗽了聲。

正在激動演說的女人抬眼看看,左腿壓在右腿上:哦啊,兩位,我介紹一下,這是我們的王總。

 

琳娜,說話聲音怎么這么高,不拍客人嚇著。

女人臉上堆滿了笑,嘰嘰咯咯的大笑著:這些都是些德高望重的老領導,什么場面沒見過?呵呵,還能怕我一個小女人呀。

來人不緊不慢的踱步到衛中生倆斜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來,兩眼探照燈似的掃了一遍:咦!像發現了什么,身體不由前探。

豐額濃眉大眼方頤!好熟悉!衛中生也不由探身。

幾乎是同時:衛處長是你!

王達文!

握手,把臂,拍肩。

敘說盡繁華之后遇故知的感嘆,王達文回到了正題:今天見到有恩于我的老領導,真是太令人高興了。沒想到,二十多年后,我們可能又會到一只船上。先說好,今天中午,我一定設盛宴招待故人。尹總,不,琳娜你得作陪。

老領導,我忘記介紹了,他扶著她的肩,她叫尹琳娜,是我手下最得力的業務主管,極有能力,上天都能摘月亮。尹琳娜斜了他個白眼,嘎嘎笑著:老王賣瓜呀!

王達文看著她眉眼帶笑,低嗽了聲:衷心歡迎二位領導將來加入我們的團隊,有財大家發!

我公司可以為各位提供強大的發展平臺……人生要想挖到金礦,首先是正確選擇把握機遇。找到適合自己的平臺,全身心投入,學習,奮斗。用鍥而不舍、百折不撓的精神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人因夢想而偉大。我也曾經有過挫折和坎坷,但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在逆境中展示自己的風采。

要有強烈的致富欲望。投資,我要投資,我要賺大錢,我要一夜暴富。這是一些人成功的動力。

你不理財,財不理你,人人都需要有理財的意識。機會到處有,看你瞅不瞅,成功總是留給有心的人;機會只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有了我要發財!我要發財!有了強烈的發財的欲望,才有了發財的基石。不然,狗頭金放在你面前,你都會嫌它擋路。

聽著王達文口若懸河,衛中生很是意外:乖乖,王達文這小子口才練得出神入化了。當年只以為他文才不錯,沒料到搞經濟也是塊料。

這天中午,王達文招待了衛中生二人,場面很隆重,席面非常奢侈。酒大多是洋酒,人頭馬、XO,入口醇香,綿軟甜甘。

錢,花的流水一樣。

尹琳娜酒場上的表現,文明的說:十分的靚;按徐州市本地的說法那叫一個浪!幾杯酒過后,尹琳娜的目光有些迷離,她脫掉了外套,只穿著法國新款的肉色低領內衣,乳溝半露在外,乳峰乍隱乍現,春光無限。她開始發飆,用一兩的杯挨個敬酒,她喝酒的姿態很特別,蘭花指捏著酒杯底,一仰臉一杯,滴酒不剩。她哪里是喝酒,分明是灌。

呂太后行酒令,一個不許作賴。

不喝?不喝就揪耳朵。

王達文故意耍個花招,尹琳娜索性一屁股坐在他腿上,一只手捏著他耳朵,一只捏成蘭花指的手端著酒杯往嘴里灌!很熟悉的方式呀,究竟在哪里見過呢?衛中生納悶著。

餐后,王達文開著他的奔馳400送故人回家,尹琳娜始終作陪。

衛中生終于確定,尹琳娜就是那晚發飆的女人。他發現,除了對王達文有溫柔外,這女人對誰都那么強勢,好像這世界上的人都該她欠她的似的。隱隱的,他還感覺到,以前應該接觸過她。

 

衛中生酒醒的時候已是黃昏時刻。時過重陽,樹葉已漸漸稀疏,下午好像下了一場小雨,風一吹動到處都是莎啦啦的聲音。踱步到涼臺,絲絲涼意讓他擻緊了外衣,幾盆好菊花都有些萎靡不振,尤其是那盆珍貴的龍須,花蕊花瓣都倒垂下了。憔悴損,看黃花堆積!

想到王達文上午頤指氣使,小手指轉動世界的樣子,他不能不黯然,自己的時代過去了。

二十年前,那時王達文是個剛參加工作的毛頭小伙子。他來自徐州賈汪礦區,出身一個極為普通的礦工家庭,父親下了一輩子礦井,既沒錢也沒勢。

剛分工時在土建工區搬大磚,是個極苦又累還掙不著錢的崗,通常都是才進城的農民工干的活。這小子有點歪才,在一次某局領導冒著高溫來工地視察的時候,他寫了篇贊揚領導干部改變作風的文章,在企業小報上發表了。領導一高興,言語間他的部下心領神會,就將王達文借調進了機關。

那時,衛中生是黨委辦公室主任兼機關黨支部書記,是機關人員的大內總管。初次,見到王達文,衛中生就對他有好感。身材高大,肢體比例舒調,高額大項,皮膚白皙,說話句清字郎極有分寸。特別的是他文學修養很好,這正搔到衛中生的癢處,他自己是從一個工人靠筆桿子上來的,對王達文本能的惺惺惜惺惺。

王達文向他請教的第一首詩:我挨著樹 / 樹靠著你/兩樹相距不遠 /就那么幾米/我談著天/你論著地/地上落著葉/天上掛著雨/北方的紅高粱不知忸怩/只奇怪/沒地震/沒位移/兩棵樹為什么改變了距離

這首題名距離的愛情詩,極有青年人濃烈的愛,也表明了他們的身份。

有一段時間,王達文隔三差五的就到衛中生的辦公室侃天啦地。

這個年僅二十出頭,口音仍然沒改賈汪口音的青年,深得衛中生喜愛:后生可畏,過幾十年肯定是條漢子。其后,王達文那賈汪人常造成笑話的發音:聲母sh常念成f,以致鬧成段子:俺fu(叔)俺fu(叔),fei(水)缸里掉進個老fu(鼠),一爬fu(漱)嘍fu(漱)嘍的響。當然,這樣的笑話漸漸的少了,原因是王達文基本改掉了鄉音。


標簽:中篇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