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 抒情散文
  • 正文內容

再聽蚰子叫

閱讀:211 次 作者:曉愚19541014 來源:一起問道 發布日期:2022-01-28 01:56:04
基本介紹:人雖日暮,鄉情難釋。故鄉給了我太多美好的回憶,讓我經常夢回大唐。蚰子,是我幼年、少年、青年時期,撒目就能看到,側耳就能聽到的,一種鳴叫的昆蟲,如今已經離開的太遠,太遠……

  北方人叫它蟈蟈,我們徐州人叫它蚰子。這是一種小昆蟲。全身綠色或褐色,腹部大,翅膀短,善于跳躍。雄性短短的翅膀沒有飛的功能,卻生有發音器,抖動著一摩擦,就能發出悅耳的聲音。

  煤礦工人家屬,住的是青磚灰瓦的平房,平房整齊板正,房棟之間空地開闊。有些勤快的人,就開辟了小菜園、小花圃。圍著菜園花圃的籬笆墻上,纏繞著一嘟嚕連一嘟嚕紫花、白花的眉豆秧,南瓜蔓菁掛著帶著露水的金黃色的花,常有蚰子叫。

  也有些人家沒有園地,在綠色的門窗上,太陽直射的地方,掛著用秫秸梃子插的各種形狀的黃色籠子?;\子里往往養著蚰子,人們喜歡聽它叫。就連小孩子嘰里呱啦說話,大人高興了都會喝斥他:呱呱噪噪的像個叫蚰子。

  以前這里的蚰子是很好逮的。不要說居住區人們故意放養的,稍出煤礦工人居住的新工區(相比較煤礦工人北宿舍,韓橋煤礦東邊的就叫新煤礦工人家屬居住區),略走幾步,就是阡陌相連。草叢里,豆子地里,高粱棵里都有嘟嘟大叫的蚰子,不太費勁就可以可以逮到。

  那時候,逮蚰子是被大家不大看得起的事,只有游手好閑的人和沒事的小孩才去干。記得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在新工區邊的野地里玩,隨手逮了幾只蚰子?;氐郊乙院?,幾個小女孩追著我拍手唱:懶漢二流子,外出逮蚰子,逮了一褲襠,咬了一腚瘡。那時我才十來歲,文革還在發動階段,學校還是要去的,臊的我多少天不敢見她們。

  二十多年后,工作多年的我,又逮了一次蚰子。

  那時我的工作單位,離新工區的家很遠,不是逢休班是很少回家的。

  早上起來女兒不知哪里來的興趣,和她的幾個小伙伴硬纏著我帶他們去逮蚰子。

  獨生子女金貴。沒辦法,大中午頂著火辣辣的毒太陽,我領著幾個小孩子上了東山。

  這些年因為工作在外,兒時的環境陌生了。不!新工區周圍變化大了。新工區東邊的水渠上邊,原來是亂葬崗子,現在蓋了不少廠房,不知什么時候蓋的農家的院舍,連綿不斷,遠些的已經蓋在了設著航空標志的架子山的山半腰。

  出了新工區,走了里把路,哪里有蚰子的影?野地里豆子、玉米雖然清油油的發亮,可因為連年施農藥,哪還能聽到蚰子的叫?

  直到繞過架子山北的徐煤技校的圍墻東北角,才偶爾聽到草叢里、樹棵里有蚰子叫。

  這里的蚰子,久經捕捉的考驗。遠遠地只能聽到叫聲,想捉住它們是很不容易的事。孩子們不聽話,聽到叫聲就小跑著去逮。結果忙了個把小時,連蚰子的影也沒看到,只好跟我向簸箕峪走去。

  這里的山屬于魯南丘陵。山雖然不高,但是連連綿綿的。我們所說的東山,實際是由幾十個山頭組成,山頭最高的是大洞山。簸箕峪就坐落在大洞山西邊的一片山間平地上。說是平地,也是溝澗縱橫,亂石崗子迭起。峪底長滿了齊腰深的白茅草、紅茅草,成蓬連片的生著青檀、柘條和掛著紅燈籠的酸棗樹。

  在東山眾多的峪底和山套中,簸箕峪的野趣最濃。踏著茫茫草叢,頂著炎炎烈日,接近簸箕峪的時候,云遮霧繞的大洞山的輪廓漸漸清晰。這里的蚰子很多,叫聲象海潮一樣此起彼伏。這里蚰子的叫,有高音、中音,也有低音;有激情的傾泄,也有失意的嗚咽和郁悶的長吟。

  蚰子為什么叫?書上說是為求偶,本地人說是讓太陽曬的。而我認為,它們拼命大叫,一定是為顯示自己。至于為什么顯示自己,姑且不探討;但因此叫,被人逮住囚禁起來,卻是它們不想要的。

  孩子們分散到草叢樹棵里去了。

  我靜了靜神,在那喧嘩呱耳的叫聲里選中了一個目標,悄悄的摸了過去。蚰子這個小蟲子,真是荒野的精靈,感覺到一點人的氣息,馬上就靜下來窺測周圍的動靜。一旦發現危險,就電閃一樣的躥到深深的草棵里、帶刺的酸樹叢中,然后快速潛行。那時就是神仙也逮不住它了。

  我躡手躡腳,邊走邊側耳分辨蚰子的方位。我曾經聽一位音樂修養甚高的老師說過,高明的音樂指揮,能在幾百件樂器演奏的時候,分辨出任何一位樂手的呲漏。我雖然也喜歡音樂,可道業差的實在太多。我費盡九牛二虎的力氣,才選中一個叫聲特別響亮的蚰子??上щx它十五六米遠的地方,蚰子發現了動靜,叫聲戛然而止。

  這是考驗我耐心的時候。雖然在它的上風頭,可我動也不敢動,不然就會前功盡棄。等呀等,四周的蚰子興高采烈的叫著,我跟前的這個小東西,久久的沒有一點動靜。我一直等了半個多小時,讓太陽曬的頭暈眼花。就在我沮喪的準備撤兵的時候,它大概以為危險已經過去,抖翅開始大叫起來。

  好一只出類拔萃的蚰子,全身翡翠一樣的碧綠。長長的須子,芝麻樣的黑眼,兩只修長的大腿支棱起翹翹的尾巴,短翅劇烈摩擦,發出一串串清脆悅耳的響聲。這是蚰子里的極品,不可多見的叫家。我抹下布遮陽帽,猛的撲了過去,將它按在了帽子里。連自己的手被荊棘扎的鮮血淋漓也顧不得了,如果讓它跑了,我會后悔好長時間的。

  孩子們可就沒有我這樣的耐性和運氣了,有點泄了氣不再捉蚰子,改去摘酸棗。這天下午,我們一共捉了六只蚰子,其中我捉了四只。

  下山時看到了不少我們這樣的集團軍,不過,他們都比我們捉的多,女兒說:爸爸和他們比,多笨!我笑著回答說,爸爸當年可不笨。

  前幾天,我到賈汪去。在和故友酒酣耳熱之后,我動了尋舊的心情,去了趟新工區。

  生于斯、長于斯的故地脫胎換骨了。新工區已經拆遷,茫茫一片平地,再難找到以前的痕跡,心頭一片迷惘。

  既來之則安之,心情稍待平復,又有了去簸箕峪的念頭。

  跨過原華東煤炭干部學校圍墻的東南角,眼界豁然開朗,除了架子山下的徐煤技校還能認出來,原先的荒野已被縱橫交錯的寬闊柏油路分隔。

  柏油路兩邊綠樹紅花,華麗的路燈曲身迎客,紅綠燈路標指示牌道著熱情。大路分隔成的區域里,建筑景觀各有千秋,目不暇接。原先的荒山野嶺已建成為大洞山風景區,簸箕峪也成了它最富有野趣的地方。

  我順著潺潺的小溪,走走看看,看看停停,仔仔細細的想辨認出舊時的痕跡??上?,我徒勞了。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山風依舊和煦的吹,小鳥撲棱棱從草叢灌木里飛起,又箭一樣落回,神秘的沒入草叢。風景區的自然環境保護的很好,隱隱的在車鳴人喧中,竟然還有蚰子在叫!

  我慢慢踱到簸箕峪東大洞山下的松樹林邊,白茅草、紅茅草已經深及腰窩,酸棗子樹上滿掛油綠的小棗。小棗性子急的,已經變成了紅瑪瑙。

  聽到腳步聲,蚰子們頓時不再歌唱,四處靜悄悄的,偶爾間有幾聲山鳥的啼叫。我蹲下身子,沉住氣的觀察,在蚰子們開始自由自在的大叫開始后,目光很快鎖定一只叫聲特別宏亮的蚰子。這是只極品,通身碧綠、形體修長。

  雖然心動,我只是聽,象品鑒天籟之聲。

  我不敢捉,也不想捉。大自然的精靈,還是讓它自由自在的生活在山郊野外吧。

  幾天以后,在云龍湖邊見到了夏君,他是我小時候的鄰居。聽我說到大洞山風景區,說到簸箕峪再聽蚰子叫,他好不羨慕,嫉妒的說:真想再去逮一次蚰子,我保準比你逮的多。

  我說:那有什么,逮的蚰子再多,反正再也沒有人跟著后邊唱:懶漢二流子,上山逮蚰子……

  他愣了,我呆了。當年的小女孩,也應該是年過花甲的老人了吧……


標簽:抒情散文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岳父
  • 下一頁:燦若云霞
  • 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