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gmipx"></tr>

      1. 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 抒情散文
        • 正文內容

        整理陽光

        閱讀:26 次 作者:孑煢 來源:一起問道 發布日期:2022-11-19 09:25:52
        基本介紹:不堪重負的靈魂需要整理陽光

          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你們可否知道,我是有多么希望能有一天、有一時辰、有那么一瞬間,你們能無意間的問我,“你在做什么?”,就像就像汩汩的溪流問那橋邊的紅藥,小花呀小花,你為何如此安詳?而小花的回答,在每個清晨、中午和黃昏,我都在整理陽光。

          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你們是有多久沒能好好整理一下陽光了呢?在每個清晨、中午和黃昏,也學那舒展眉頭的丁香,也學那笑靨如花的芳桃,去那溫柔的白日夢里,洗一個純天然的熱水澡。夢里沒有雞毛蒜皮,夢里沒有柴米油鹽,夢里只有千萬個安靜的老人在藤椅上回憶起媽媽的童話,他們的陰影全都匍匐在地上,連成一片,蔭庇著我們酣然熟睡的夢想。

          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幫我和泥土問問,莊稼的收成還好嗎?幫我和微風問問,菜市的價格怎么樣;幫我和杜鵑鳥問問,獵人的槍口是否還泛著光;幫我和大理石問問,少年的頭顱是否結了霜;幫我和太陽問問,被鎖在窗邊的每一輪月亮,都還無恙?

          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夜已降臨,它將那月光呈上,白綾一樣,邀我同去,邀我同往。冰川紀過去了,我小小的心卻滿是冰凌,是關雎鳥的哀鳴,是樵夫的獨唱,是蒹葭和白芷的芬芳,是桂棹和蘭舟的輕飏,在冰封中回響,回響又回響。好望角發現了,我的側畔卻是千帆競放,比目魚的畸形的雙眼鑲嵌在我的兩旁,它說,去吧,去吧,那里有最原始的夢想。

          于是我去了。倘若一定要告別,像徐志摩和康橋一樣。那么,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請在十五那日暮雨初歇時將我埋葬——不,倘若朽蝕的棺槨敵不住蛆蟲的侵擾,不如讓最雄壯的禿鷹啃食我的血肉,讓最善斗的螳螂棲息我的胸腔。如果那月光注定是一匹白綾,則我愿意掛桂懸梁;如果那山溪必然是一汪毒酒,那我寧愿飲鴆而亡!親愛的小狗、木頭的,親愛的小貓、塑料的,請用我已經凝成渣滓的墨錠為我立個衣冠冢吧,然后敲著泥盆,唱著歌。因為沒有什么值得悲傷,仁厚的地母寬宥我,山腰的穿堂風祝福我,杜鵑鳥歡送我,大理石庇護我,讓我免受鋼筋和水泥的侵擾……就像窗戶和雨一樣,像空調和蟬一樣,像參宿和商星一樣,像太陽和月亮一樣。

          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我必須要去整理陽光,因為有還有太多的陰霾等待清掃。罐裝的荷葉蓮花,在空洞的秋池綻不開芬芳;一鼎沸泡迭起的油湯,又怎能沉淀任何一縷刺眼的墨香?流言和蜚語織成一張羅網,銅臭的銹針給他編作衣裳,白頭的海雕在里面產卵,雜文的野雞偷生了幼雛。倘若的確有燈,將這黑夜燙出洞來,洞中的光亮就在前方,前方,前方卻是一片霧靄茫茫。而我呢?——我行走在賈誼和王勃走過的路上,我呼吸著張良和陳平呼吸過的空氣,我的血液積淀著帝國最骯臟的污垢,我的眼眸模糊著歷史最厚重的塵埃;文憑和證書埋葬了我的妄想,鋼筋和水泥斷送了我的奢望;珠光寶氣的孔雀嘲弄我丑陋的面龐,狐假虎威的雛雀譏笑我浸血的翅膀。留給我的,留給我的只有貧瘠文字中寥寥的火燒云,以及茫茫煙塵中曖曖的孟春陽。

          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我已經在整理陽光,與我最愛的新娘。我不是詩人,卻想用樹葉和竹枝的筆劃為你譜寫最動人的詩篇,若非羞澀的行囊限制了我的想象,我對你的比喻又何止月光?我不是畫家,卻想用苔石和老樹的文章為你勾勒最美麗的肖像,若非聒噪的言語斑駁了我的筆觸,我所用的色彩又何止秋霜?我更不是一個鐵匠,一個旦角,一位幽默風趣的朋友,一位玉樹臨風的新郎……我甚至不能是一名農夫,一個放牧人,卻想用最平凡的筆墨耕耘你眼中的幻想,用最偏僻的思想放牧你肩上的自由,若非寒冬的雪夜放逐了我的光芒,你在我眼中又何止陽光?

          可我絕不像失了筆的江淹對你嘲風弄雪,更不像窮了途的阮籍為你披頭散發,我要學那面朝大海的海子,可又不去撫慰那冰冷的鐵軌,我要為你的每一處山巒、每一條溪流起一個溫柔的名字,讓它們在每一個初冬的早晨都熠熠生輝。我要在門前種滿榆桑,而不止是彭澤的五棵楊柳,還可以坐在上面看東隅的日出。我要在橋邊種滿紅藥,而不是為了在維揚打馬而過的少年郎,還可以讓它陪我們看三月的煙花。我要讓漁父和許由都尋不到我們的桃源,我要讓莊周和盧生也夢不到我們的花香。養一條蜀山的醉犬,讓它叼去陰晴圓缺,讓此間再無悲歡離合;畜一只東海的青鳥,讓它銜來瀛臺的日月星辰,讓此間再無驚濤駭浪。此間只有賭書潑茶,此間只有滿房墨香,此間只有一位安靜的老人在整理陽光。

          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我還想要告訴你們,我喜歡看從窗縫溜到我桌上的一抹斜陽,不亞于看一朵在水中暈開的墨花。我固然知道“采菊東籬下”,而我所謂的新娘不過是一只野鶴山雞;知道“對影成三人”,而今宵杯中再不能映出唐朝的月亮;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夢話,而現實只能給我“馮唐易老,李廣難封”的囈語;知道“橫眉冷對千夫指”,而我卻只能俯首獻阿……我何嘗不知道“舉世皆醉我獨醒”,何嘗不知道“時運不濟,命途多舛”,何嘗不知道“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何嘗不知道“天地也,只合把清濁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盜跖、顏淵?”……但我更知道生活不止茍且,抑或詩和遠方,抑或母親的叮嚀、父親的肩膀,抑或友人的歡笑,抑或人間煙火中看不盡的森羅萬象。黑夜注定漫長,而心中凈土卻從未黯淡微茫,不過浮世一隅,愿得蕩滌四方。身旁是熙熙攘攘的人流,身后是明明滅滅的燈火,走在歷史星光點點的長河邊,不過浮生若夢,過客一場,而倘若此身不曾來過,又怎能見過長夜與黎明,寂寞與繁華?

          親愛的家人、好友和愛人們,你問我在干什么——在每個清晨、中午和黃昏,我都在整理陽光。

          因為晝短夜長,秋收冬藏。

        9.12


        標簽:治愈,抒情,散文,陽光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2. 上一頁:單身婚紗
      3. 免费的中国黄网站大全

          1. <tr id="gmipx"></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