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学生停课、八万老师员工待业俞敏洪靠什么拯救了新东方

俞敏洪春节后“戒酒”了。

2月初的一个晚上,心事重重的他喝完酒后产生了一种无力感。面对突发的疫情、面对新东方地面课堂全面停课、面对自己,俞敏洪感觉内心的坚强逐渐崩溃,一种想要放弃努力的感觉油然而生。俞敏洪知道,不能再让这种感觉持续下去,现在不是软弱的时候。俞敏洪做了个决定,疫情期间一个人独处时不再喝酒了。

据赵老师回忆,1月22日下午4点多,新东方北京学校中学和小学寒假班二三期的老师都收到了群通知,其中小学的老师需要提前熟悉新东方云教室系统,中学的老师需要提前熟悉ClassIn系统,为北京新东方寒假班整体线上迁移做准备。

据修老师反馈,将线下教室平移到线上课堂后,自己提问学生的机会确实更多了。“之前线下上课,为了节省时间,每节课会有一半的学生被提问到。现在线上上课后,一节课30个学生我可以随机提问,只要把学生的头像拖下来就行,还可以防止学生上课开小差”。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收到通知后,小学的所有老师除了下载新东方云教室APP、检查电脑、摄像头、iPad(手写板)等硬件设备外,还于当天17:00统一接受线上培训云教室系统的操作和使用规则。

几周课下来,赵老师发现她班级的孩子比教室上课更活跃,课上互动及答题的积极性更高了。“为了得到更多的小星星,在课程结束时登上颁奖台,课上所有的孩子都会积极的跟着我的课程和思路走”,赵老师说。

2018年末,新东方云教室在比邻外教进行试点,因为比邻外教本身就是在线小班课,效果超出预期。2019年开始,云教室开始在新东方天津学校等部分分校开始试点。“当时在全国其他分校试点主要是因为一些学校的课程由于排班困难、教室装修等特殊情况没法在实体课堂上课,暂时需要将班课搬到线上,但这也让技术团队收到了很多应用反馈,并逐一进行改进。这些都为此次线上转型比较好的体验打下了基础”,施也对《深网》解释。

要提高承载量,腾讯云年前就预备了,资源充足,但涉及到扩容,需要有专门的技术团队保证系统的稳定性。经过讨论之后,云教室产品研发及运营维护团队、基础运维团队、ERP团队立即组建了技术攻坚团队。

1月31日早上8:00多,本应该出现在望京桔子校区教室里的赵老师在家里桌子打开电脑。8:20时, 她这节课所带的28个学生陆续进入自己所建立的线上教室。同学们先后用英文相互打过招呼后,8:30赵老师正式开启了其教学生涯的第一次网上授课。

不仅是新东方,这次疫情给所有线下教培机构按了线上布局的快进键,包括精锐、中公等在内的众多线下培训机构都在探索如何将课程转到线上。而在班型的探索上,不少机构都在尝试在线小班课。

目前,北京新东方的春季班已陆续开课。上课时,中学数学部的修老师发现寒假班退课的两位学生又重现出现在自己的线上教室里。下课后,那两位学生跟修老师反馈,父母当初给自己退了寒假班,是对线上教学效果及自己自律性存疑,本想等疫情过去后,再报名线下的春季班。但没想到因为疫情春季班还在线上,于是家长就给自己报名了修老师的线上春季班。

对于主讲老师来说,除了熟悉线上教学系统外,正式开课前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跟自己所教的学生和家长沟通。“前期我们助教老师已经给所有的家长发了寒假班迁移线上的通知,但为了能直接了解家长和学生真实的想法,1月30日当天,我又统一给班上孩子的家长在线上开了半个小时的家长会,解答家长们的各种问题和顾虑”,赵老师对《深网》表示。

截至目前,国内在线教育培训市场主要有大班双师模式、在线小班模式及在线一对一模式。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双师大班模式是 K12 线上课外培训市场中最主流的方式,占市场规模的一半以上,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等大家耳熟能详的教育机构都以大班双师模式为主。

谁也没有想到,这款当初并没有大量投入使用的直播教学平台会在这种情景下,如此仓促的进入“战场”。

疫情过后,还会坚持周二和周三的额外线上课堂吗?对于《深网》的疑问,修老师说,“疫情过后,春季班的正课肯定还是会回归线下,但周二、周三的线上课堂还会延续。这类线上教室我一共申请了15周,一直会持续到6月14日春季班结束”。

2020年之前,新东方的线上业务主要分为两条线,一是纯在线教育平台新东方在线,主要以大班直播课为主;二是深耕四五线城市的东方优播,以在线小班课为主。而新东方云教室尚在研发实验阶段。

随着新东方全国学校全面停课,云教室将承载新东方百万寒假班学生线上上课。施也打个比方,“本来云教室就只是一座5层楼的建筑,它的地基、结构,材料设施都是按5层楼配置的,但是突然要在几天之内,扩容改建成一座50层的建筑”。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邮寄的教材就有近万份,看着顺丰小哥都觉得挺辛苦的”,负责教务的张老师对《深网》表示。

“仅大年三十这一天就有近一千家机构进行注册,而其中大多选择的都是直接转型在线小班”,在线直播解决方案提供商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介绍。

据赵老师介绍,经过沟通后,她所带的6个班(每个班平均28个学生)中,只有个别家长不能接受线上课堂,申请退费。“退课的家长主要担心孩子自主学习能力比较差,还有一个学生的家长退课是因为担心孩子的视力问题,那位家长在家里都不让孩子接触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赵老师说。

为了鼓励大家的士气,俞敏洪会跟所有员工一样工作到深夜,并在工作群里给系统及研发人员发微信红包。

“线下教培机构周末正常上课,周中利用直播系统线上上课、做题和答疑,这是OMO模式在教培领域最直观的体现”,某在线教育公司高管对《深网》表示。

为了确保学习效果,正课之外的时间,作为授课教师的修老师会和有疑问的学生在线上开通一对一的线上小教室,针对性的1对1解答。“一对一的小教室,学生都可以自己申请开通,不用向教务老师汇报,每次15分钟”,修老师解释。

2020年开局,病毒疫情给所有线下教培机构带来了严峻的考验。新东方地面课堂上百万寒假班的学生不能上课,如果新东方全部停课退费,新东方就只能关门大吉,七八万老师员工的生计就成了问题。

“从年前到2月13日的近20天的时间,新东方人几乎一天都没休息,把近百万学生从地面转移到线上上课。所有的老师都要熟悉在线教学系统,系统本身也要承受重大的压力”,俞敏洪说。

“疫情将云教室测试、升级、应用等规划提前了两到三年”,新东方内部人员对《深网》表示。如果没有疫情,云教室的研发或许还会在新东方内部有条不紊的进行,它作为新东方OMO(Online Merge Offline)发展战略中比较重要的一环,要经过两到三年反复的试点、反馈、完善后才能正式转正,应用到全国各地的学校教学中。

赵老师是新东方北京学校青少班的英语老师,“我们的课程原封不动从教室授课转到了线上”,赵老师对《深网》表示。

一位北京学校小学业务的教务老师介绍,除了正课外,学校还给小学春季班的学生免费增加了“收心课”和“公益课”,其中公益课主要为孩子同步复习公校的课程,为期四周。“公益课和收心课都是大班课,一个班有150多位学生”,赵老师补充说。

新东方集团OMO模式中的线上课程未来或全部都由新东方自主研发的云教室承载,同为在线小班课的东方优播会不会逐渐弃用现在的系统,改用新东方云教室?对于《深网》的疑问,朱宇表示,“目前来看,东方优播还会继续用现在的系统,因为新东方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公司,既要有自己研发的直播系统,又能与更多的技术公司合作,开放性的竞争会让云教室的迭代动力更强”。

1月23日下午,北京新东方所有老师都收到正式通知:疫情期间,所有学生的寒假上课模式改为“新东方线上互动直播模式”,学校的每一位老师都进入了“战备”状态。

对此,一位新东方高管对《深网》透露,未来整个疫情结束后,新东方肯定会总体往OMO方向转变。在未来,会有更多的线下老师会在周中通过云教室给学生提供课前和课后的答疑等服务,OMO模式在未来会成为新东方业务的常态,地面课程可以解决了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信任问题,线上课程则保证时间的灵活性。

修老师说自己选择周二、周三额外建立线上课堂只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至于这种模式是否会在北京新东方学校乃至整个集团扩展开来,修老师并不确定。

经过两天紧锣密鼓的筹备,大年初一(1月25日)新东方全国学校在2020农历新年的第一堂课上线。

朱宇是东方优播CEO,新东方北京学校中学业务本地部总监。他想采取线上小班的模式上寒假课。“当时集团内部还没有做出统一的部署,但为了争取更多的准备时间,我们1月22日就做了两手准备。如果疫情得到合理控制,仍旧选择线下方式行课;如果疫情继续发展,将转到线上行课”,朱宇对《深网》表示。

“Where can you read books? ”提问后的赵老师点开“云教室”中的魔法棒工具,并将一个魔法棒发给了一位学生,收到魔法棒的学生开始在屏幕上用自己喜欢的颜色圈出library。

看到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确认“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人传人”的消息后,朱宇第二天一大早给俞敏洪和新东方北京学校校长李亮分别发了一条微信,咨询北京学校寒假班学生上课问题。

为了这次线上课,赵老师及其所在的英语项目组成员1月22日就开始熟悉云教室系统、与家长沟通、磨课。“准备的这7天中,每位老师都处于精神紧绷状态”,赵老师说。

“经过这一波事件后会有更多学生适应和习惯线上小班模式,所以未来还会有很多公司持续保持一定体量的线上小班业务”,朱宇对《深网》表示。小班课业务的增加,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在线教育三大班课形态的市场规模比例。

“当天SVC服务器扩容20台,有2万名新东方老师,40多万学生同时上线”,新东方内部人员对《深网》表示。

“现在增加了新东方云教室系统,新东方的线上业务是三条线同时作战”,俞敏洪表示。依托云教室系统,新东方OMO模式在未来跑通后,“新东方系”的在线业务将迎来变局。

凯恩此前接受采访时说:“我爱热刺,我永远爱热刺。但是我已经说过了,如果我觉得我们没有在正确的方向上,我不是那种会为了钱而留下的人。我是个有野心的球员,我想要成为最佳球员之一。”

家长和学生同意寒假课程往线上迁移只是第一步,如何保证线上课程的效果,才是授课老师、家长、学生最关心的问题。据赵老师介绍,新东方小学业务分为幼少班(一、二年级)和青少班(三至六年级)。因为孩子年龄小,为了提高孩子上课时的积极性和注意力,在线下教室上课时,老师们会在课堂设置一些互动小游戏。

面对生死危机,作为新东方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必须带新东方员工走出困境。“解决危机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课堂搬到线上,让愿意的学生在家里上课”,俞敏洪在日记里写道。但对于以地面课堂业务为主的新东方集团来说,将课堂搬到线上并非易事。

“线上小班课并非万能药,中小教培机构线下转线上一定要符合商业规律,量力而行。如果没有充分的实力不要对线上引流给予很大的希望。从长远看,只有保证课程内容的针对性、课程内容信息传达的有效性、学生课后能够复习和强化,才能带动转型线上的效果”,朱宇补充说。

“大班双师课可以提高名师的覆盖效率,但不容忽视的是,不少双师大班的招生过度依赖头部名师,这不是个好苗头,因为名师有另起炉灶的风险。此外,大班双师课要形成规模和气候需要资本的加持,所以对于本土化的教培机构来说,在线小班模式更适合低线城市的中小教培机构”,一位在线教育公司高管对《深网》表示。

“现在所有课程需要平移到线上,为了保证线上学习效果,小学英语项目组所有老师在开课前一周连续加班,把之前准备的教案、PPT等都推倒重来以满足线上教学的需求,每天在线上磨课到大半夜。为了增加上课的趣味性,一位老师特意买来了木偶道具、墨镜等来活跃课堂气氛”,赵老师说。

“几节课下来,发现线上课堂和线下教室上课没啥大区别,反而是线上课堂经常被您点名回答问题”,一位复课的学生跟修老师反馈。

赵老师及学生上课形式的迁移只是新东方全国87所分校寒假上课的一个缩影。整个寒假,新东方100多万寒假班的学生都转到了线上,整体退课率控制在了 3% 左右。

1月23日,“新东方云教室”的产品研发及运营维护团队负责人施也有些“头疼”。摆在他面前最棘手的难题是如何在7天内将系统的稳定承载量从5-10万人提高到100万人。

线下老师转线上痛点之一是板书问题。老师们平时习惯在黑板上写字,而线上教学都是用电脑上课,不少老师会外接手写板板书,但写字、画图仍感觉不够顺畅。“了解老师的需求后,我们快速研发了系统外接ipad来进行板书,ipad手写效果相对更细腻、流畅,一定程度解决了老师线上上课板书的问题”,施也说。

“东方优播的在线小班课与线下教室上课情景较为贴近,上课系统我也非常熟悉,让北京学校中学本地部学生用ClassIn系统上课也可以分担云教室的用户承载量。除中学本地部学生外,北京学校小学业务及新东方其他校区的所有寒假班学生都转移到了新东方云教室系统行课”,东方优播CEO、北京学校中学业务本地部总监朱宇对《深网》表示。

其中,云教室产品研发及运营维护团队负责对云教室产品的每一个功能每一个细节进行持续迭代和优化,并对接全国学校和机构的所有直播需求,在最短时间内培训用户使用产品;基础运维团队负责调度全网流量和计算资源,不断监测和优化系统,及时迅速完成扩容,保障大规模用户涌入时系统能稳定运转不崩盘;核心ERP团队负责将线下复杂的课程体系数据、班级学员数据提前备好,确保用户秒级登录、获取准确课表、顺利进入线上课堂。

之所以说“原封不动”,是因为赵老师的这节课只是物理空间发生了变化,从之前的教室里被搬到了“云教室”。“老师还是原来的老师,学生还是原来班上那几十张熟悉的面孔,上课的时间、内容及进度等都还是按照之前线下学校的进度来”,赵老师对《深网》说。

春季班正式开课之前,修老师向教务老师又额外申请了周二和周三晚上1个半小时的免费复习和答疑时间,学生可根据自身情况自愿参与。“周二晚上带初一的学生,周三带初二学生”,修老师说。

对于这场疫情带来的考验,“新东方在这个过程中间完成了一个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使命)的事情。真的体现了新东方最初的口号:从绝望中寻找希望”,俞敏洪如此价这场all in线上的战役。

2018年下半年,新东方云教室在公司内部正式立项。“在正式立项之前,公司内部对是否要自己开发一个类似云教室的直播系统存在争议,因为当时学校的地面教学还基本用不到线上课的班级系统,即使需要用也可以借助第三方的系统,比如新东方自己投资的教学直播系统,但出于战略考虑,最终俞老师等高管还是坚持新东方自己研发”,有新东方员工对《深网》透露。

据悉包括曼联和曼城在内的多家豪门,都在关注着凯恩的情况。

此时,摆在俞敏洪眼前的有三大难题:一是新东方自主研发的在线系统能否承载百万师生使用,二是新东方的老师大部分没有在线授课经验,三是家长和学生是不是愿意在线上课。

在此后的4天内,产品、技术、运营团队所有成员都进入了24小时待命的工作状态。2月1日,云教室的用户突破100万。这座短短几日内强行突围建成的50层大楼,在这一天走过了一个新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