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全球化”趋势担忧下我们应该怎么做

构建更好的全球化形式

发于2020.6.08总第950期《中国新闻周刊》

宜昌市通过“宜健通”全民体温监测自报、短信直报和网格代报方式,收集汇总体温和身体异常情况,并将线索提供给街道、社区进行追踪核实和跟踪管理,截至目前已发送短信520.6万余条,上报异常情况2.1万条。

第一,应当努力维持对全球化、对人类团结的信任。疫情的防控为各国彼此合作、彰显团结、建立牢固的联系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尤其是中国和美国应该联合抗击疫情,两国之间的这种相互支持和信任,将向世界发出令人振奋的信号。

未来,我们确实应该努力纠正资本和工业生产在全球过度流动带来的问题,但对于全球化的总体趋势不必悲观。跨国的互动、合作、协作与融合早在人类诞生之初就已存在。对跨文化交流的追求存在于人类的基因中。

据统计,宜昌云医院自1月29日上线以来,至3月6日12时累计网上接诊85669例。自2月20日开通网上处方购药、线上支付、送药上门等服务以来,至3月6日8时,网上问诊开处方药品配送共1316例。

企业为员工牵线,转型社交电商“带货”

复工复产,抢抓工期。杨尚威 摄

同时,宜昌市政务服务和大数据管理局会同各相关部门建立数据比对、推送、更新、反馈机制,开发上线了“宜昌市重大疫情联防联控网格化管理信息系统”等系统平台,为疫情分析与研判提供大数据支撑。

中国的经济也受到疫情的冲击,但是我们的优势是经济体量大、潜在增长率高。今后几年在“软基础设施”上加大投入,大幅增加医疗服务、教育、住房方面的供给,并大力推进5G网络、物联网等方面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的经济前景依然是非常乐观的。

全球疫情前景未明,在疫情影响完全消退之前,旅游企业和从业者为了增加收入、保障生活质量,也积极采取了一系列“自救”措施,为行业的稳定和发展蓄力。

收入锐减,旅游业面临人才流失

从平台的工作内容来看,有市场运营策略顾问、服饰品牌视频模特、民宿运营管家、游戏背景故事专员、嘉宾对接经理、短视频平台内容规划等多种类型。雷涛认为,不少旅游从业者自带大量客源,有比较强的沟通协调能力、服务能力和策划经验,其实很适合目前一些企业线下转线上、处理疫情纠纷等工作,并且用人企业在为员工增加收入的同时,也可以不用负担全职雇佣所必须的诸多附加成本,可以减少企业开支,实现“双赢”。

(卢嘉珺对此文亦有贡献)

宜昌市重大疫情联防联控网格化管理信息系统(资料图)王天皓 供图

疫情之下,转型社交电商,依靠以往积累的客源进行“带货”是当下更为多见的旅游从业者的“自救”之路,而在“带货”品类上,更是已经跨出了旅游的边界。

随着新冠疫情带来的持续严峻的全球形势,人们对所谓“去全球化”趋势的担忧也日益浮出水面。

第二,应该推动全球化更合理的发展。新冠疫情过后,各国应该更加重视本国的国内建设,同时也应共同探讨如何限制国际资本的掠夺性。欠发达国家应得到发达国家更多的保护和支持,同时也要加强联合国、世贸组织、世界银行等全球机构的力量,以协调为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世界秩序所做的努力。

定制旅行行业头部品牌的合伙人雷涛是“任务叮咚”平台的发起人之一,据雷涛介绍,任务叮咚是在疫情之下催生的一个新平台,平台以兼职和零工形式发布各类工作任务,疫情之下受影响的待岗或失业人群可以在任务叮咚平台找到与能力匹配的短期或长期的工作任务,并且平台不收取企业任何费用。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特别是冷战结束后的几十年,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过度全球化”的时期。这一时期是资本、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在全球化进程中获得巨大收益的时期。对于这些国家的工人阶级来说,尽管他们可能从第三世界国家的廉价商品中受益,但也同时面临着工资增长停滞和就业减少的伤害。而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农民来说,全球化则对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水平形成了巨大冲击。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20期

4月16日,定制旅游企业6人游旅行网发布了护肤品牌“雪愈”及该品牌面膜,并上架电商平台。除了面膜,6人游还与旅行箱、遮阳伞等多品类的产品企业进行合作“带货”。在旅游业受到较大影响的时期,6人游CEO贾建强表示,跨界是危机中的转机,而且也能给员工带来非常实际的收入。目前在6人游严选频道,员工会分销一些和旅游相关度较高的产品,然后把大部分利润返给员工,通过电商转化增加员工收入,而最近启动的护肤品牌也是把大部分的利润都返给了销售的员工。

尚游汇文旅董事长钟晖则指出,在行业遇到困难的时候,最担心的还有人才流失的问题。因为文旅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最重要的资产就是人才。对于房贷、车贷等压力比较大的从业者来说,最低工资标准有时候会难以维持生活,这部分人就可能会选择改行,去从事比如目前比较火的在线教育等,造成行业的人才流失。

旅游业还未完全复苏的阶段,旅游从业者“卖货”的同时也引来了一些质疑,有业内人士指出,不少人的卖货的手段和内容千篇一律,卖的产品和旅游相关性不大,转型社交电商基本等同于在朋友圈发产品链接,缺乏运营和营销的思路。钟晖指出,卖货并不是简单地卖货,而是要和个人、企业的未来发展结合起来,对主要业务有帮助,比如健康食品可以和健康、医疗旅游方面相结合。另外,也希望旅游人能够多“长”点技能,在行业受到冲击时,积蓄力量,才能在未来旅游重新启动的时候抓住机会。

近日,在川南城际铁路泸州市龙马潭区段的建设现场,CN-5标段的工人们正在抓紧时间进行桥墩施工。

因此,我们现在应当开始构建一种更好的全球化形式。为了迎接后新冠时代更好的全球化,我们需要采取行动。

同时,该市研发上线了“云医院网上问诊系统”、“医保慢性病网上药品配送系统”,实现了患者网上问诊、医生网上开处方、网上医保支付、药店线下送药全流程无接触式就医治疗。

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较前一日增加9769例,达到142539例;死亡病例较前一日增加438例,达到5393例。(完)

点开宜昌市的无接触配送服务网页,该市6个区域范围内的商超、药店地址及联系方式一目了然,市民可直接扫码联系各店店长,购买生活所需物资。“全程无接触,市民也‘宅’得安心。”朱爱华说。

第三,可以在次区域“小型全球化”中找到新的机会。地理上和文化上接近的国家可以更加积极地进行超国家共同体建设。例如,中日韩三国在这方面就很有希望,而东盟国家和亚太地区其他国家也是如此。最近巴基斯坦提出要把自己建设成东西方之间的“桥梁国家”,联结东亚、中亚、南亚与中东地区,这是非常有想象力和建设性的构想。

晨琛的收入也从每月万元左右降至2200元的基本工资,生活压力大增。不过晨琛也表示理解,“行业受疫情冲击很大,我们的业务量变得很小,公司没有裁员,为了保障员工的基本生活也在尽力帮助我们,工资发得少我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按照往年的正常情况,从事旅游社群运营的晨琛上半年应该已经去了不少国外目的地旅行,但受疫情影响,她至今还没有出过远门,甚至社群运营推荐的内容也从以往一些旅游产品,变成了分享小众目的地的美景和好物。

钟晖认为,这种“共享员工”的模式,其实算是一个行业趋势。“共享导游”很普遍,不管是定制师还是导游,在未来都可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服务于多个平台,并且能够满足旅客个性化的需求,所以围绕“共享员工”,现有的旅游从业人员应该多提高个人技能和专业水平,提升在线营销能力。

旅游从业者晨琛则告诉新京报记者,只希望旅游行业早日恢复正常,大家可以自由地到远方旅行。

此外,宜昌市充分发挥12345市民服务热线在疫情防控中的“信息站”“解说员”“解压阀”作用,确保该热线24小时畅通,成为市民反映问题的重要渠道,1月23日至今共接听市民咨询、求助、投诉电话近5万次,日均1600个左右。(完)

复工复产,抢抓工期。杨尚威 摄

自2月9日该项目复工以来,川南城际铁路泸州段通过一系列上岗前疫情防控知识培训、作业疫情防控、工地消杀管理等防疫措施,有序开启全线所有工程准备工作。截至目前,川南城际铁路泸州段路基工程累计完成91.1%、桥梁工程累计完成76.6%,隧道工程已全部贯通、铺轨基地基本建成,泸州高铁站等配套设施项目建设正在有序开展。

行业发起兼职平台,帮助从业者增加收入

历史上对全球化带来推动作用的,更多的是当时的物理条件。在发明现代交通运输技术之前,货物、人员和思想的交流必须依靠骡马、骆驼、帆船来实现。后来不但有了机械化、电气化的运输工具,电报和电话的发明也使信息得以在全球迅速传播。现在我们更是有了互联网,很快还会升级到5G和6G。

这样,有望在中国创造出全球最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同时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其他国家也能够从这个巨大的市场中获益。如果实现这样一种的前景,那么,世界的大多数也就不必再为全球化前景而担心了。

最近,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晨琛开始做一些兼职来增加收入,并且所在公司也支持员工在行业恢复前通过其他工作增加收入。晨琛通过近期旅游行业内发起的“任务叮咚”平台,找到了一些剪辑短视频等时间灵活性比较高的兼职工作,工资日结。在比较好的情况下,每个月能够增加6000-7000元的收入,基本能够平衡自己的生活支出。

对这种过度全球化的不满情绪一直都是存在的。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世界就已经显现了“去全球化”的趋势——特朗普的当选和他的“美国优先”政策就是典型的例子。

钟晖认为,设立“任务叮咚”这样的平台,的确是在为行业出一份力,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要加强工作任务准确度、劳务关系等方面的细节。

自疫情发生以来,宜昌市充分运用“大数据+”等手段,为战“疫”配上“最强大脑”。1月底,宜昌市便建立了疫情防控专题数据库,加强疫情防控数据汇聚和共享应用,及时发挥大数据在服务决策、精准防控方面的作用。

像晨琛这样在过去几个月生计受到影响的旅游从业者还有不少。据行业人士透露,受疫情影响,经营困难的旅游企业基本都处于全员降低薪酬、发放最低工资标准、或轮岗轮休的状态,甚至部分导游、领队因为长期存在“挂靠”关系,没有业务的状态下基本0收入。但即使发放最低工资,100人左右的团队每月也要支出30万-40万,对于基本没有收入的旅游企业来说,压力不小。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对于返佣的比例,贾建强介绍,公司和各品牌谈到了更高的返佣比例,比如,品牌之前的返佣比例是15%,而6人游的员工能拿到25%,这也是企业主导的卖货和个人卖货相比的优势之一。“带货”的效果上,贾建强称,根据5月第一周的销售数据,表现比较好的员工一周佣金大概2000元钱,一个月能达到5000元左右的辅助收入,基本生活就能得到保障。而对于卖货,贾建强直言,其实着眼点不是在商品,而是客户,“我们做品牌化或私域流量运营,手里有大批的用户,比如我们的用户有70%是女性,要给用户找到匹配的高频次消费产品,跟旅游这种低频消费的产品互补,这是我们布局多元化的原因。在获客成本高的当下,需要让用户带来更多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