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极一时的语言专业没传说中那么吃香

不久前,教育部宣布成立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孔子学院品牌将从原先的位置剥离出来,由高校和企业成立的民间公益组织接手运营。

孔子学院在舆论场上一直不愁热度,早在4月份,“瑞典关闭最后一所孔子学院”的热搜,便炸出一波声讨和苦口婆心的帖子。

汉语甚至都没能割据饼状图的1%。

交流就是得主动,在努力劲上孔子学院是蛮热血的,开设了各种各样的特色课程:少年拳、风筝展、养生课、钱币展、电影节、书画展……

b站网友特意为小贝制作了微笑特辑/b站视频截图

也就是说,《汉语桥》既保留了最本质的汉语考核环节,又用Vlog创作、真人秀拍摄等方式,为选手创造了一个融入汉语社会的优势切口。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HSK三级的词汇量可以应对旅游时的基本交际,生活没有大问题。

而在《英雄儿女》这一期,为了更加还原当年的战争状态,节目组特地将84岁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曹家麟请到现场参与指导。在观看彩排后,曹爷爷表示:“就是那种在战壕里面坚持战斗了很长时间之后的感觉,喝不上水,休息不好,这是那种状态!”

国内大学生都未必能听懂课堂PPT上的概念,一个HSK三级可以吸收多少?消化多少?

综艺自带的聚光灯效应让它逐年火热,近20年来的受众扩大到了150多个国家140多万人次。

探寻小细节背后的故事 联结时代共鸣感

小时候喜欢看电视的同学,大概有留意过这么一个节目——《汉语桥》,国际友人大杂烩的汉语比赛,怎么看都很有CCTV3的风格。

这首K房常播的MV确实是势头很足,但汉语热是不是真的全世界都在热,还不好说。

除了影视层面对于细节的打磨,访谈环节的情感细节也可圈可点,极其富有感染力。《英雄儿女》中,赵新民先生在追忆爷爷赵先有烈士时的讲述,几度催人泪下。他回忆和奶奶一起为爷爷扫墓时,奶奶抱着他擦墓碑上的灰、和爷爷告别、用手绢包起墓碑下的两捧土等细节,让人真切地感受到了奶奶对爷爷的爱与思念,也给观众留足了想象空间和情感空间。

某些留学生语言能力不过关就来学习专业知识,这也就不怪武汉大学一举清退92名国际学生时网上一片叫好了。

“节目用艺术手法为新时代榜样塑像,力图用今天的故事打磨出在未来流传的经典,以春风化雨的方式将家国情、强国志、报国行浸透在故事的铺展中。”正如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张德祥所说,《故事里的中国》第二季通过多重视角真实还原人物与故事,既载有真实事件厚度,又有艺术审美的深度,内容节奏上做到了松弛有度,实现了真实与艺术之间的最大化平衡。

2008年春晚,SHE用青春无敌的脸庞向奥运宣言:“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孔夫子的话,越来越国际化。”

《扶贫路上》有一个细节也让人印象深刻,在黄文秀逝世的第十天,田沁鑫导演回到她生前工作的百坭村,一只黄色的蝴蝶飞到了村支部,村民都说:“这是黄书记回来了”。村民将蝴蝶这一意象与黄文秀紧密联系在一起,让观众感受到黄文秀在当地村民心中的美好形象。

一、十几亿人用的语言,要如何出圈?

北京奥运会似乎成为推广汉语的最佳时期。/《中国话》MV截图

舞台刻画真实细节 助力情感升华

在《故事里的中国》第二季的舞台上,这些在幕后的细节故事是人物形象的重要支撑。主创人员每一次对人物、对故事的精细琢磨,都是对生活、对真实的致敬。这样的细节不仅让我们感受到了幕后工作者的真诚,更容易将观众带入到真实情境当中,使得表演内容所承载的价值意义得以落地。

如今职场汉语逐渐成为刚需,汉语市场远远没有饱和,以考促学、以考促教不失为一个保险的换轨方向。

即便是在针对K12市场的语培机构上班,十几年后的课时费涨了大概20块钱,煎饼摊的物价却已经从1块5涨到7块多了。

2004年,国家汉办在韩国首尔创办了全球第一家孔子学院,随后逐步扩大。

也就是说,对外汉语还不能给外派教师一个稳固的收入和保障。

二、汉语热,不能只是一时兴起

打动人心的往往是细节,《故事里的中国》的主创团队深知这一点,在内容创作上极为注重细节、情感的真实还原。《扶贫路上》的彩排过程中,为了让演员形象更接近黄文秀,戏剧总导演田沁鑫建议钟楚曦往嘴里塞棉花、学习方言,甚至安排钟楚曦和黄文秀的姐姐见面,听姐姐回忆黄文秀的生前点滴,真实了解在扶贫一线真实发生的事情、进一步理解脱贫攻坚事业的艰巨和伟大。

为了配合汉语考评,全球孔院出版编写本土教材近70个语种、3000多册,在相对弱势的国际语境中铺了相当长的一段开门路。

宣传方有意将它定性为经典IP——汉语界的奥林匹克,但在外籍高校生眼中,《汉语桥》的意义也许远大于单纯的语言比拼。

有的外国家长表示,学习中文还是学习法语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双语学习有助于大脑发育。

截至2019年底,已经有162个国家(地区)建立了550所孔子学院和1172个中小学孔子课堂。

地位是有了,热度还远远谈不上。

HSK,是Hanyu Shuiping Kaoshi的缩写,和英语四六级考试类似,HSK是一项测试非汉语母语考生汉语能力的标准化考试。

从外派教师的角度来看,汉语热更是一个道阻且长的梦想。

在武侠网文火遍外网的时代,这一背负文化输出重任的专业,仍然正在寻找一条更属于自己的路。

根据教育部的规定,留学生要进入国内本科学习,最低语言要求是HSK三级。

根据腾讯新闻的统计,美国中学生有70%都在学习西班牙语,排名第二的法语占了20%。

《故事里的中国》第二季将家国情感、奉献精神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具象化,以走心方式进行传播,打通了观众与节目之间情感的任督二脉,让观众在理解人物、了解故事的过程中产生强烈的时代共鸣感,文艺照进现实的创作理念得以落地。

将这么宏大的使命寄托给芒果台,借的就是电视娱乐的势。

据腾讯新闻报道,联合国有95%的场合都在使用英语。

而在最新播出的《钟南山》中,钟南山家里的一颗钉子同样令人动容。非典期间钟南山得了普通肺炎,妻子为了方便照顾他,在家里的门框上钉了一个钉子,每天帮他吊水。这颗钉子一留就是17年,钟南山说,看到钉子就会想起那个时候,家里人是怎么照顾自己的。这一个小细节,也让我们看到情怀博大的钟南山亦有对家人细腻的一面。

的确,《汉语桥》的组织方就是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汉办),自从2008年落户湖南卫视后,便正式成为一档电视节目。

像三星、LG、SK这类韩国企业已经汉语能力视为重点加分项,外籍同学想证明自己,就得过咱们给设下的必经门槛——HSK。

以美国为例,汉语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掀起过一阵热潮,除了后来设立的孔子学院,美国本地学校也开设了汉语课程,汉语成为西班牙语之外的第二大外语。

这档节目发展到今年,尤其是在文化类综艺被视为清流的当下,传播成绩是可圈可点的。

对外汉语专业的学生是风波的中心,因为这一切关系着汉语教育,关系着薪水和前途。

然而这个看似傲人的大比例,有大部分来自华裔家庭的贡献。

但如果想聊点更深入的话题、来个更细致的对话,恐怕考试大纲里的600个常用词汇是捉襟见肘的。

这档节目的初衷和教育部整个“汉语桥工程”的目标是一脉相承的——向世界推广汉语。

虽然被列为联合国的六种正式语言之一,可是我们很少见到汉语通用的公开场合。